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灣大學 名譽教授  李長貴

 

[關於簽署ECFA的策略評估問題]

馬政府成立以來急速向中國傾斜; 中國陳雲林先生來台的衝擊、開放全台機場按受接受極小數中國觀光客、關放大三通後台灣沙石船無法進入中國港口的糾紛、黑心產品毒奶粉賠償問題, 台灣社會己對馬政府傾斜中國的政策極度擔憂. 所憂慮的是台灣往何處走的問題、台灣的政治主權被矮化的問題. 台灣人民開始質疑馬統向中國傾斜, 台灣國家主權開始傾覆. 馬總統已經接受中國胡主席對台灣的要求「一中原則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馬總統又拋出與中國簽署CECA 或ECFA的經濟合作協議, 不經國會的監督與審議, 又否決人民的公投, 而造成台灣國家主權喪失的跡象明顯出現. 台聯黨主席黃昆輝以發動全國罷免總統的先聲, 多數人民心中相當呼應及支持台聯的呼籲. 馬政府及國民黨江炳坤的強烈主張不簽ECFA, 台灣死路一條的訴求; 民進黨、台灣團結聯盟、自由時報、民視及三立電視、以及民間非政府組織, 均強烈反對, 認為ECFA一簽台灣死路一條.

我們依策略管理的原則來分析簽署CECA 或ECFA的問題在那裡? 不論簽署CECA或ECFA(兩者都是一樣的), 都涉及台灣政治主權的問題, 所以是政治問題, 同時, 也是嚴重的經貿問題. 我們從企業投資的策略規劃環境評估的角度SWOT的分析; 其簽署ECFA「機會在那裡? 威脅在那裡?」 其「優點有什麼?與缺點又是什麼?」

changkue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台灣大學 名譽教授 李長貴

[ 企業的再造轉型: 將成立的台灣記憶體公司]

台灣的企業遭受金融海嘯及全球不景氣的衝擊, 每月出口或市場大為減縮40%以上, 企業經營的困難, 甚至倒閉的廠商、失業率的提升到10% 左右, 台灣成為全球最嚴重浩劫國家之一. 甚至佔世界市場最大的台積電可能要減資30%及哉員20%左右, 才有可能渡過這難關.  聯電、美光(美商)、爾必達(日商)三家廠商已提出「台灣記憶體再造改革轉型整併計劃」, 成立「台灣記憶體公司」(TMC), 為DRAM再造轉型方案, 由智原科技(聯電)董事長宣明智籌辦, 開始與「美光、爾必達」為策略夥伴, 協商談判, 展開研發設計, 希六個月後, 成立台灣記憶體公司. 然後, 再將已陷入財務經營更危機的南亞科(台塑)、華亞科(台塑)、茂德、力晶、華邦電等五、六家納入該公司.聯 這是歷史上最大的DRAM產業的再資造購併案.

由於目前世界DRAM市場供需失衡, 價格特續走低(由美金六元降到一元左右), 該產業債務更加惡化, 甚至面臨倒閉的危機. 在這時段作出該企業再造轉型的意欲, 是精明的一個決定, 來解決目前台灣眾多的DRAM公司組織散漫, 又在技術、設計、製造水準不一的記憶體產業, 希能再出現一家像「台積電第二」的大事業, 持續台灣DRAM事業的王國地位. 我們渴望整併後的目標, 能佔世界市場25%的佔有率, 且這家新公司也能將中下游的模組與系統廠商的整合, 加強新公司的研發及設計的能力, 而建立DRAM產能整合平台、以及品牌行銷能力之功能整合能力, 而創造出一個公正又乾淨, 且有能力的母體, 才有可能納入其化五、六家廠商的加入其組織的信心與意願. 這是再造購併的成功原則. 且預備加入的這數家廠商, 也要同步作瘦身、再造與改革; 改革現在不佳的組織平台、解決其負債成為一家沒有財務負債的問題、合適的組織規模、並能吻合於TMC母公司的體制. 這樣, 才能發揮整併後規模經濟的效益.

再造整併的成敗關鍵在於誠信、公正、合作的組織文化、技術、設計及製造等能力的提升, 才是成功併購方式. 政府對該公司的舒困的金錢應是激勵性的、不宜為投資性的資金. 其金額不宜過大, 而日後變為新公司的大股東或公營事業. 政府在這一時刻, 還要鼓勵各類傳統經濟產業的再造與改革; 傅統經濟產業的再造, 要著重於生產力與競爭力的提升. 這樣, 台灣的各類產業才能抓住未來的機會, 再次建立每一企業永續經營的展望.

changkue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