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學 名譽教授 李長貴                                                                                                                                                 

 [I] 「黃金十年」變成將「黄土十年」                                                                                                                                 

 馬英九總統一任四年的執政, 把國家治理得不像國家. 台灣的政治、經濟、和人民的生活,被他治理得愈來愈慘, 他把政權和治權專攬一身, 以專權方式控制民意與五院, 使台灣的民主政治退化、經濟衰退、人民生活痛苦的指數上升、不滿的聲浪使五二O無歡可慶、無喜可祝.台灣的受難與人民的受苦, 幾乎被馬英九搞得國不成國, 人不像人. 民間四十多個社國連續八天嗆馬抗爭的活動, 以「我們要活下去」的主題下, 提出九項訴求: 一、馬英九停薪; 二、禁用瘦肉精; 三、油電凍漲; 四、癈除核電; 五、反對不當土地徵收; 六、修正公投法; 七、改革立委選制; 八、釋放阿扁公平審判;九、台灣主權住民自決等,政治經濟問題的訴求. 民進黨與台聯也全力推動, 提出「十二屈總統的罷免」的法案, 讓馬英九在歷史上留下最難堪的記錄. 遠見民調對國內「經濟不滿意者高達84%」. 遠雄蕫事長趙虅雄強烈痛罵馬英九總統的「黃金十年遠景」, 將變成「黃土十年」, 國家將被毁掉. 民進黨主席陳菊也批評馬總統從一月十四日以來, 政策雜亂無章、朝令夕改、一意孤行的決策負起政治責任、罔顧人民權益、不聽人民意見, 先是隱匿禽流感疫情, 開放含瘦肉精肉品進口, 不顧國人健康, 推動油電雙漲. 馬總統錯誤的決策造成人民的痛苦, 到民不聊生的地步. 為什麽馬英九總統執政四年,會出現這麼多的問題? 又這些問題都會把國家毁掉, 並造成人民對政府的痛恨及失望, 以及生活的痛苦. 民主台灣的永續發展必須先認識這些問題的癥結在那裡? 才能提出適當的解決問題方法, 是民主台灣永續發展的關鍵所在. 其內容在於:一、「塑造國家遠景與戰略目標,落賣民主與人權價值」.二、「不斷做有效的改革與再造,建立治理制衡的體制.              

[II] 「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的政治魔術                                                                                                                            

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對馬英九的習性很瞭解,他所演的九二共識政治魔術, 已經將台灣國家主權更含糊, 民主機制更倒退.蔡英文希望馬總統在520連任就職前, 能面對民意, 能針對國家主權、治理、民主機制給全民一個明確的答案.因為在競選時大打台灣牌, 像國家的前途由全民決定,選後卻提「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一國兩區」、「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這三者在現實的國際政治上都不存在. 所謂「憲法」也已背離了絕大多數人民的認知與感情, 為政者還刻意曲解,這只是「自我摧毁總統權力的根基」, 也可以說「馬英九是一位沒有戰略眼光的總統」. 前國安會副秘書長,今為中華經濟研究院一所所長張榮豐指出, 總統必須處理戰略層次的未來問題, 而非執行層次的眼前問題. 所謂總統負責戰略層次, 就是上任時應昭告人民,「他的遠景、目標、施政方向」.按我國當前體制, 總統有兩支重要的「戰略部隊」,即國安全與經建會, 這兩個部會都應比其他的的戰術單位,即行政、立法、司法所屬的部會,要提早提出「戰略規劃與戰略目標」.戰略是處理國家未來的事;戰術是現在的事.戰略所處理的是國家遠景,也即是戰略規劃的結束時,再把國家的圖像具體化的目標. 還要提出這兩個團隊的核心價值或信念;即是民主與人權的最高價值和信念. 「遠景」是盤點自已國家的優劣情勢與機會威脅的SWOT分柝, 才能充分瞭解戰略期間的變化和趨勢, 即是有系統地評估與展望, 才能以逆序推理的方式, 尋找最佳的「戰略途徑」.馬英九對「民主台灣」的戰略規劃把人民搞的霧剎剎與憂慮,並引發民眾強烈的抗議. 馬政府與北京交往時, 都沒有建立「防火牆與民主機制」,防止台灣不受中國經濟衰退的效應與政局動盪所影响. 台灣人民對於馬所提出的「和平協議」、「一國兩區」、「推動ECFA」, 都是走傾中政策終極統一, 中國是台灣的主體, 台灣是中國的附庸,把台灣搞垮,讓中國順利來接收的企圖.馬英九始終都沒有回應蔡英文的質疑. 伹最近卜哲在華府研討會後,接受訪問時指出, 北京當局對兩岸發展方向與進度都感到滿意. 這意味著「兩岸發展的方向」, 似乎是在指出台灣的國家定位,又似如2008年的博鼇會談前, 美國前國務卿對蕭萬長問侯時, 以「中華台灣民主共和國的副總統」的稱呼一樣. 又馬英九在520連任就職演說的「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楊毅首度回應,指馬的說法「不是兩個中國」、「兩岸不是國與國的關係」等「客觀事實」的說法, 大陸方面都認為「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有其積極的意義.到底其「積極意義」所指的是什麼? 我們無法暸解,這是否可以詮譯為馬、中、美三方兩已經有了台灣地位的共識?.                    

changkue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