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學 名譽教授 李長貴  Aug 5,2010

[序言]: 六月二十日海基會與海協會, 兩個民間團體代表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 在重慶簽署完畢「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 ECFA的內文初次在國人面前公開. 內文充滿玄機, 較其「早收/早損清單」的經濟問題更嚴重. 這些內文條款具有深厚的政治含義, 就是馬英九已經接受胡錦濤所提出的「一中原則」與「九二共識」,就是馬英九已經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ECFA本文的第一條世界各國在洽簽FTA的過程中, 從未見過兩個政權的協議名稱為「海峽兩岸合作架構協議」. 目前, 世界所有WTO會員所簽署的FTA序言, 都以非常莊重詳盡, 載明兩國或多國國家政府間, 加強經貿關係的意願與相關承諾. 而ECFA的序言即以「海基會與海協會兩個民間團體為代表, 並由民間人士簽署. 又從簽署ECFA的身份來說, 所要送交WTO, 並要受審核的文件, 都是WTO的會員.這「互不認」的案例絕無僅有. 台灣過去已經簽署的國家有台灣與巴拿馬、台灣與尼加拉瓜所簽的FTA. 其文件一開始都指出「那些國家或地區是簽署者」. 「而文本最後的落款者, 也是該國政府所授權的官員為落款人. 甚至中國與東協所簽的架構協定也是國家與國家, 其落款人是所授權的部長. 但ECFA台灣與中國的簽署者竟然是「海基會與海協會的兩個民間團體. 海基會與海協會在法律上都不是WTO的會員, 台灣與中國才是會員. 如果這兩個民間單位被WTO檢驗,會暴露出法律地位不相符的爭議.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ECFA的落款人上, 海基會與海協會的會長, 到底是代表誰? 或是那一個政府授權? 都沒有說明清檚. 按此次所簽的ECFA協議, 僅適用於海基會與海協會的會員與工作人員,  僅是中國國民黨的「中國人」與中國共產黨的「中國人」所玩的政治把戲, 與台灣與中國兩個國家沒有直接的法律關係.

[簽署ECFA後台灣民主憲政失靈、民主倒退]:

(1) 台灣的經濟主權與經濟發展受制於「一中市場」. 中國已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中國在未來幾年對台政策綱領仍是堅持「一中原則」的立場, 將台灣鎖進中國. 簽署ECFA後, 中國將繼續阻撓台灣與其他國家商簽FTA, 使台灣生存與發展, 僅有一條路與中國結合. 由ECFA推動經濟的統合, 讓兩岸在共同體制之機制下運作, 讓台灣能更加投入中國海西地區的經濟建設, 企圖以海西地區吸收一波新的資產前往投資, 達成「一中市場」與「一國兩制」的政治目標.  未來也會讓世界各國承認台灣與中國是不可分割的主權. 隨著ECFA帶動兩岸雙向投資及服務業市場的開放, 中國的投資機構與企業, 將大量來台設立機構派駐人員, 賦與政治統戰及情蒐的任務與功能, 對我國家安全可能產生重大的威脅. 因為胡錦濤為落實推動兩岸關係關係和平發展, 願意與台灣協商, 達成全方位的協議, 就是「兩岸和平協議」. 胡錦濤、溫家寶、近習平、陳雲林又同聲慶賀簽署ECFA的成功, 以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是「一家人」來表示「一個中國的文化意涵及政治意涵」. 所以, ECFA的簽署已經跳脫了「經濟意涵」陷入「政治意涵」. 很憒憾的是馬英九卻無知於EFCA是出賣台灣的開始, 仍在欺騙國人, 「簽ECFA的好處」, 從未談到簽署後對台灣未來的嚴重性與毀國性. 台灣已被銷進中國是事實, 台灣已踏入毁國的門檻, 使台灣人在無意識中陷入亡國的初步而不自覺. 立法院絕對多數的中國國民黨藉的立法委員, 竟然通過ECFA二讀, 無疑是對台灣民主機制的戕害, 不願或不能為台灣人民監督與審議兩岸事務. ECFA不訴諸於「公民投票」, 台灣的主權與民主難以活下去. 馬政府行政的獨罷, 是會戕害台灣的主權與民主憲政的機制. 台灣人民要覺醒ECFA不公投, 台灣的民主很難活下去.

(2) 國共兩黨合謀以「一中原則與九二共識」宰制台灣主權.                                               第一、癈除平等互惠的「終止條款」: 「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第十六條不具「終止條款」的效力, 而是雙方同意後, 才能提出「終止」. 沒有「終止條款」等於台灣的主權已被中國消煘, 成為中國的奴隸. 當ECFA的執行出現問題時, 我方若提出終止ECFA, 中國是不會同意的. 中國方面能同意我方任意退出或廢止ECFA的可能性不大, 因為ECFA第十一條指明未來要設立「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不能讓任何一方提出終止而終止. 這已經明顯地違背FTA的「終止條款」所規範的是「任何一方提出終止, 立即發生其終止效果」. 因為ECFA是在馬英九接受胡錦濤的「九二共識」與「一個中國的原則,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下合謀簽成不平等與不尊嚴的台灣賣身契, 將台灣永久綁死在中國獨裁的政權下的附庸國, 宰制台灣的主權與民主. 所以, 沒有「任何一方可提出的終止條款」. ECFA沒有「終止條文」, 而成為中國把台灣鎖進「一國兩制」的「無期限條款」. 這是強國欺負小國的不平等條約.  台灣就立即陷入憲政災難, 甚至構成民主憲政的權力崩解. 又胡錦濤的「九二共識」及「反對台獨」說成為國共共同政治基礎, 將ECFA的經貿協議, 轉變為踏入「政治協議」的門檻內, 揑造「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及「視台灣為中國一部份的謊言」, 又打了馬英九一巴掌, 又下令馬要「密切配合盡早落實」, 務使中國「終極統一」及「完全統一」的確保, 使台灣陷入最深重的政治危機.

第二、「設立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癱瘓台灣政權: ECFA第十一條載明未來要設立「兩岸經濟委員會」,並執行處理爭端事宜. 這是一個超乎我國民主憲政規範的「以黨領政」畸形怪物. 因為「兩岸經濟委員會」的組織是違憲的組織結構, 「委員」即由海基會與海協會的兩黨「中國人充任之」, 並負責ECFA後續的談判、磋商、協議、解釋協議、通報資訊及解決爭端等違反憲政體制, 來取代「終止條款」. 這顯然將我國中央政府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之監督視為無物, 台灣的政府就會立即陷入憲政災難的開端. 我國憲政體制,「行政」需由「法律」的約束, 並接受「司法」的審查及「民意」的監督. 任何行政相關的具體活動及公權力的行使, 皆應受到法律及行政原則的支配. 又行政行為也不得抵觸位階的規範外, 還須受明確的法律授權基礎下始得為之. 「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並未在「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授權範圍之內. 易言之, ECFA第十一條的內容, 明顯是海基會在缺乏明確的法律授權基礎下, 做出的越權行為, 又違反「依法行政」的原則, 更違反民主監督的透明原則, 有嚴重的違憲問題. 馬英九卻「自我感覺良好」地說, 「ECFA不涉及政治, 沒有損及台灣主權」. 其實馬英九不是笨蛋, 相反地是很狡滑. 他說一套、做一套的欺騙本領, 不斷地重施故技, 表面是經濟、內容是政治. 馬英九的路線是很惡毒的. 一言蔽之, 他為中國併吞台灣做外攻「內應」, 以簽署ECFA是中國「以經亡台」、「和平併吞台灣的新策略」. 事實上, 這也中了國共內戰延續的中國跪計, 還要再簽併吞台灣的「和平條約」, 結束台灣的主權.

[台灣經濟社會淪為中國附庸]:                                                                                          第一、國共兩黨合謀宰制分配台灣電子業及高科技行業: 後ECFA時代, 由於馬政府以全權獨裁的方式, 處理台灣內部的經濟發展, 全部寄賴於中國. 至於ECFA的經貿關係, 全面與中央政府脫勾, 任由海基會與海協會處理「早收清單與早損清單」以及「撰擬ECFA內文」, 全部主導權交由中國海協會處理,海基會成為其附屬單位, 無法平等互惠地討論各種協議與零關稅, 排除經濟部、交通部及立法院等真正的專家參與審議與決定, 把台灣政府當作凱子玩弄. 國共兩黨合謀宰割和分配台灣資源與台灣經濟國際化的發展. 台灣的晶圓、面版的製造業及高科技的各種行業, 其技術、人力與資金, 將陸續大量地移到中國投資. 其鬥爭手法非常簡單, 僅將這些行業的重要核心產品, 列為「早損清單」, 未來四、五年不給與「零關稅」, 台灣的晶圓、大面板及高科技行業, 在國際市場與台灣內部市場的萎縮壓力下, 自然經營不下去, 就會繼續向中國投資. 台商大舉將生產基地搬遷中國後, 會提供中國龐大的就業機會. 相對地剝削了台灣就業機會的降低, 與失業率的提升. 中華徵信所的調查, 台商在中國僱用員工人數, 高達1443萬人, 支付給中國的薪資總計一兆六千億新台弊. 僅從四大電子廠鴻海、廣達、仁寶、緯創員工人數的比較:

鴻海在台灣雇用5,500人; 在中國雇用616,000人; 比例 112分之1.

廣達在台灣雇用5,000人; 在中國雇用50,000人; 比例10分之1.

仁寶在台灣雇用3,000人; 在中國雇用22,000人; 比例 7分之1.

緯創在台灣雇用4,000人; 在中國雇用20,000人; 比例5分之1.

後ECFA的台灣社會, 「早收清單」零關稅的農產品能大量出口中國的機會不大. 因為農產品的成本太高而會損失其競爭力. 「早損清單」的高關稅工業產品, 會再度移向中國投資. 今年一月至六月官方核准中國的投資 57.4億美元, 較去年同期增加 196%. 這顯示 ECFA後大量資金會流向中國投資, 也是未列為早收清單的產業, 被迫到中國加碼投資. 確實ECFA後, 已開始加速台灣新一波產業的出走.這會牽動失業率的上升、工資不增加而反減, 以及中國白領階級來台搶食台灣的工作機會. 台灣會演變為貧富兩極端的社會; 有錢的人多的是錢, 沒錢的人、三餐不給的人、沒能力為子弟繳交學費及營養午餐費的人、沒法交健保費的人、失業的人會一天比一天地增加. 不幸福的社會、貧窮的社會、治安不好的社會、沒有前途沒有希望的社會即將來臨. 我們讀書人真的為台灣未來社會憂心.

第二、台灣的經濟規模小, 中國的經濟規模可能大於台灣十倍以上, 零關稅的自由開放後, 台灣的農業、中小企業是困難生存的. 中國廉價的農漁產品, 以及低價的電器、工業產品, 一定會以大量傾銷方式強力推鎖台灣. 台灣的農業產品、工業產品一定抵不住中國廉價產品的衝擊, 而可能關廠.自由化與開放是台灣走入國際社會最關鍵的因素. 可是我們也要瞭解世界的大環境, 對微小的台灣經濟體有什麽樣的衝擊與影響? 或把台灣的經濟發展全般仰賴中國市場? ECFA的零關稅絕對不是救台灣農業及中小企業的萬靈丹. 因為中國低品質、低價格的農產品及工業產品, 已大量傾銷台灣市場, 毀掉農民與中小企業的「內需機制」, 又因農業與中小企業的社會成本及人力成本都很高, 競爭力低, 如何與農業規模龐大、產品品資中低、價格又低中國的產品競爭呢? 後ECFA時代的未來十年, 中國90%以上的農工產品, 會擁入台灣, 對台灣經濟的衡擊包括近百萬家的中小企業、傳統工業、汽車工業、原料工業, 以及農業的生機衝擊極大. 中國的食品、農產品、工業用品「傾銷」來台, 相當會衝擊台灣的農、漁、畜牧, 加速國內農、漁、畜牧的消失. 甚至汽車零組件、家電、手工具、內衣、鞋、襪等傳統工業, 將受致命的打擊. 中國繼績壓制台灣與東南亞、日本、韓國簽署FTA的機會眇汒, 使台灣產品的對世界出口貿易萎縮, 經濟成長率減緩、國民所得會繼續下降、就業機會會再流失. 台灣的民主、人權大倒退、ECFA文本無異向國際宣示台灣、香港與澳門, 同一位階不且有主權國家的地位.

第三、中國政經壓力搶食台灣服務業: ECFA的五百多「早收清單」, 多屬成本較高, 而不容易出口的農業產品, 以及價格稍高又不太有競爭力的產品, 以「零關稅」的有利方式出口. 這對農業與傳統中小企業是有幫助的. 惟惜這些產品在中國仍未建立產銷管道, 難以在中國流通外, 還有價格稍高而損失競爭力的事實, 早已發生在台灣的電器產品、水果及農產品方面的銷售. 至於227項「早損清單」的工業產品, 總共涉及六十三個行業, 53,000多家企業, 870,000多名僱用勞工, 其中以「機車零件」、「玻璃製品」、「鐘錶」、「照像機」、「眼鐘」、「電燈炮」、「燈管」、「電池」、「電風扇」、「壓縮機」、「用作螢光亮劑之合成有機產品」等等內需消費市場的傳統中小企業, 所受的衝擊最大. 因為沒有零關稅的「早損清單」, 其出口量遠大於「早收清單」, 兩者相抵有利可圖碼?

至於「二十二項共識」與服務業的關係非常密切, 全部都是把台灣鎖進中國的措施, 是「國共上天下地全面合作」,統治台灣, 「拉開終統序幕的政治動作」.  包括航空服務業、旅遊業、運輸服務業、金融服務業、企業投資案、控制媒體業等等. 這二十二條共識, 顯示出國民黨「以黨領政」, 國共共管台灣國家主權的指導綱領. 特別是在 ECFA第一條示出「必盡快執行, 並指示後續協議的目的, 在於推動「兩岸經濟的正常化與機制化」. 「正常化」即指全面開放市場, 即繼續開放台灣設限的兩千多種農工產品. 「機制化」即處ECFA十一條即是成立「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 國共企圖共講透過台灣國會予以法制化. 這是中國國民黨協助中國共產黨透過「兩岸經合會」異形入侵台灣後, 二十二項的指導原則, 推毁台灣的經濟主權.

後ECFA時代, 台灣經濟衰退、憲制失靈、民主倒退是序幕. 台灣對外舉措、軍事、外交等等, 都要事先獲得北京默許、同意, 或事後取得中國的諒解, 否則什麽都不能做, 根本成了中國的附庸. 中國不但以一個中國為前提, 更將「反台獨」列入內容, 意圖將其黑手伸入台灣, 直接指揮操控馬政府, 配合實踐併吞統一台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ngkueilee 的頭像
changkueilee

智者的管理論壇

changkue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olarshepherdy Cheng
  • 當我們拉開一條縱向的軸線來看,可以發現ECFA「從頭到尾」都是具有嚴重的違憲性的。從最前端開始,他應該是涉及「國民主權」,卻由於馬政府「壟斷詮釋權」而遭到「無涉主權」的判斷;接著,ECFA的公投案一路跌跌撞撞;再來,「雙英辯論」、學者反對都遭到馬政府的無視;甚至在國會監督,國會也不得不背書,淪為行政權的「橡皮圖章」。

    名不正則言不順。不看「前ECFA」的問題,卻在前端的問題沒有解決的情況下,貌似無事地安然享受利益、或藉此爭取利益,這不就是「先上車後補票」、「霸王硬上弓」嗎?各種政治人物、學者、財經專家、股市名嘴滿口「後ECFA時代」,內心所想、行為所作的就是以「言說的力量」不斷正當化 ECFA,彷彿「後ECFA時代」很夯、很牛,是個趨勢、是股潮流,不懂不趁機把握就是落伍。

    詳述請參見:〈後ECFA時代?「後」什麼「後」?〉,http://polarshepherdy.blogspot.com/2011/06/ecfa.html
  • Polarshepherdy Cheng
  • 民主的死水

    今年的5月20日是「馬政府」執政三周年,許多人紛紛提出了各式各樣的檢驗。饒富趣味者在於,從2008年陳雲林來台所引發的「圓山事件」、2009年ECFA公投提案遭駁回、喪權辱國的「美牛事件」、中科三期環評,一直到今年的國光石化,有不少人權團體或社會團體認為,馬政府的執政是一種「民主的逆流」。

    然而,筆者認為,跳脫「順流逆流」的思考之外,其實當前的台灣是處於一灘「死水」之中。什麼叫作「民主的死水」?其實,民主的死水就是「被堵死的民主」。然而,要描繪出「民主如何被堵死」的圖像,是一個很龐大的任務。

    就台灣而言,筆者在此先嘗試集中在以ECFA為中心所引發的諸多環節所構成的巨大圖象:你可以看到,「反對馬政府」的意見是如何地無法暢通。首先,由於陳雲林來台─「戒嚴傳統,全新感受」─圓山事件現場「再現」(representation)了極權時代的戒嚴風貌;此外,ECFA事前的研擬完全不透明、主政者「壟斷詮釋權」而認定並宣稱「ECFA無涉主權」故無須公投,這些其實都是「民主制度」方面出了問題。而在以此為中心的公共對話,你可以看到各方陣營是如何的「無對話可能」。在ECFA的「雙英辯論」中,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意見沒有半點是被馬英九總統給採納的、許多扮裝成「媒體」、「社會觀察者」的「政治打手」總是舉著「你要理性啊」的大旗。當反對者一再反對,執政者只會一再重申「你的聲音我都聽見了」、「言論自由,尊重」;當反對者走上街頭,執政者則立刻火速召開記者會「譴責暴力」。

    而這公共對話的「假溝通」,也會反映在前述的「民主制度」運作。以環境保護領域來說,主政者表面上「依法」讓你參與,然後繼續自己作自己的,就像是行政法常常出現的「假聽證」一樣:我辦了聽證,但不受你意見拘束。而你呢,參與過了喔,你不該反對的。

    詳述請參見:〈民主的死水─從Chantal Mouffe的觀點出發 〉,http://polarshepherdy.blogspot.com/2011/05/chantal-mouffe.html